经济动态Dynamic

新闻中心News

地方谋划年度重大项目投资

  • 作者: 超级管理员
  • 时间: 2018-01-12 09:27:30
  • 点击率: 1175

    去年年底至今年年初,地方发改委工作会议陆续召开,各地谋划的重大项目投资计划浮出水面。

 

  如陕西初步考虑2018年安排省级重点项目600个,年度投资5000亿元,河北省将强力实施重点项目“438”工程,全年完成投资8000亿元。

 

  上述投资主要涉及地方新兴战略产业、铁路机场等基建工程以及民生和生态环保。

 

  110日,中国社科院工业所产业布局室副主任叶振宇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,各地2018年的投资资金额度仍很大,这一过程中,需要加强风险防范。

 

  20171218-20日举行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强调,今年确保对重点领域和项目的支持力度,压缩一般性支出,切实加强地方政府债务管理。管住货币供给总闸门,保持货币信贷和社会融资规模合理增长,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。促进有效投资特别是民间投资合理增长。

 

  地方部署全年投资安排

 

 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,目前各地公布的2018年重大项目投资规模仍然可观。

 

  18日,湖南召开全省发改委工作会议,提出2018年支持192个重点项目建设。根据该省2018年重点建设项目清单(征求意见稿),这192个项目,总投资逾1.2万亿元,其中今年计划投资1960.47亿元。

 

  从分类看,现代产业项目有104个,包括高端装备制造、电子信息、生物医药产业项目。基础设施项目55个,比如郴州北湖机场、湘西机场计划今年开工。另有生态环保项目11个,社会民生项目22个。

 

  据地方发改委官网,陕西、河北、安徽、四川等地相继在201712月底召开了全省发改委工作会议,部署全年投资安排。

 

  其中,陕西省初步考虑2018年安排省级重点项目600个,年度投资5000亿元,安排新开工项目100个。河北提出将强力实施重点项目“438”工程,省重点项目安排400项左右,市级抓好3000项左右,2018年全年完成投资8000亿元。

 

  四川省推出的 2018年全省重点项目名单》 共涉及4个类别的700个项目,总投资额为41533.9亿元, 2018年预计投资5717.2亿元。其中,254个为基础设施项目、343个为产业项目、62个为民生工程及社会事业项目、41个为生态建设和环境保护项目。

 

  安徽省2018年计划新开工亿元以上重大项目1600个以上,竣工600个以上。据悉,安徽今年有科技项目,也有不少基建项目,比如池州到黄山的高铁争取动工,南昌到景德镇、黄山的铁路要今年动工。推动芜宣机场全面开工建设。争取合肥轨道交通第三轮建设计划、淮南轨道交通近期建设规划获国家批复。

 

  可以看到,产业和基础设施在各地的投资中占较大比重 。对于这些投资的意义,各省均有“充分发挥投资对优化供给结构的关键性作用”的类似表述。

 

  对此,叶振宇认为,地方加大投资,确有培育新兴产业、促地方经济转型的迫切需求。对于产业的培育,他建议要关注长远的发展,而不是短平快的领域,“因为短平快的投资难持续”。

 

  110日, 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研究员孙洁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,各地投资需求大,需要分清轻重缓急,优先投资急需的公共领域项目。

 

  撬动民间投资

 

  尽管各地制定的2018年投资目标很高,但实际落地仍面临考验,尤其如何确保资金到位。

 

  110日,宏源证券固定收益总部首席分析师范为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,“各地投资应要量入为出,有的三线城市也要建设地铁,难度非常大。未来如果财政和货币政策稍微收紧,投资就很难落地。 过去那种大规模借债发债是不可持续的,而且现在中央的思路传达的非常明确了。”

 

  20171218-20日举行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已经提出,今年积极的财政政策取向不变,调整优化财政支出结构,确保对重点领域和项目的支持力度,压缩一般性支出,切实加强地方政府债务管理。

 

  会议还提出,稳健的货币政策要保持中性,管住货币供给总闸门,保持货币信贷和社会融资规模合理增长,促进多层次资本市场健康发展,更好为实体经济服务,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,要强化创新驱动,发挥好消费的基础性作用,促进有效投资特别是民间投资合理增长。

 

  按照惯例,新一年的广义货币(M2)和投资计划将在今年3月召开的全国“两会”期间发布。有机构预计新一年 M2增速目标可能降低到9%左右,低于2017年的12%

 

  范为认为,产业发展应该以企业投资为主。“企业投资是理性行为,未来会产生效益,它才会去投资。这是可以鼓励的投资。”

 

  对于新兴产业项目的投资,叶振宇建议,政府应更注重创新性科研成果的孵化,和对产业化工程化载体的打造。“如果很多好的成果能够转化出来产业化,接下来就可以交给市场去做。”

 

  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研究员孙洁认为,当前政府投资要么使用预算内资金,或者是发债,但债务融资可能会受到严格约束,更好的渠道是PPP模式。

 

 

  PPP模式实施,核心是要激发社会资本的投资活力。“通过社会资本方的管理来实现项目的合理收益,提高项目的使用价值,就会促进投资的快速增长,同时也减轻了政府付费和债务风险。”孙洁说。(来源:21世纪经济报道)